徐保越:春耕

作者:qianmo2013 来源: 时间: 2017-04-20 17:42 阅读:

 

77.png

 

十分钟骑行来到林场,一个本地人在自家一亩半分地耕作,他主动打招呼,紧挨田垄的斜坡是一道排水渠,每家灌溉用的采水井深达二十米,过度用水使得地下水位下降,这条下水道常年不用,他准备顺着水渠的坡道种植向日葵。他正在翻耕土块,把杂草挑出来,他不紧不慢重复一个动作,松动并磕碎土块,他一边絮叨日将逼近的征地。几百米之外就是圣桦城的建设工地,这里已纳入规划,出让这块土地将获得十几万元的补偿金,先期得到的资金已经让东边五百米的村庄家家户户盖起独体楼。他讲年轻人攀比成风,建房的余额购买汽车,并没有真正投入到有用的营生,不管是打工做生意还是另作他用,十之八九坐吃山空,有效的利用这笔资金进行再投资从而彻底改善生活的毕竟是少数。他得出一个结论,脚下这块土地不管有多少毕竟能够种点什么也就不至于挨饿。

 

他一边唠嗑一边挥动锄头,并不觉的劳累或厌烦,我从他的语气以及轻松的动作看出来,他对土地有着难解难分的情谊,他正在从事一项力所能及并且是意义重大的工作。向北二百米是高架桥,附近有人家正在田里盖房子,为了多得占地补偿金,近旁种植的油菜花据他讲一亩可以压榨几十公斤菜籽油,总之他念念不忘的是从土地获取必须的生活资料,而土地在他看来从不辜负他的劳动,至于其他诸如生意打工等事项并不是人人擅长并从中收益的,所以他对于失掉土地以后的年轻人表示忧虑。如果说他的不多的土地还可以维持最低限的生活,在我看来他在用土地上的劳动表明一种依附关系,对于这种即将彻底变化的相应的新关系没有着落并加以质疑。这与他72岁的高龄有关,他相信这种诚实的劳动不会亏欠,如果改换作城市打工就没有这种踏实。

 

与土地天气以及锄头打交道应该说是一种有益健康的生活方式,当我从手机屏幕以及工作间出来,看看天空田野树林花草以及相关事物,我的呼吸不是更加的顺畅一些么,但我牢记一点即我是回不去了,无论从那种角度我早已告别乡间生活。即使像这位老农讲的,他那里盖得二层楼也有不少的是外来人购买居住的,我也曾经买过城乡交界处的二分半地及其二层楼,改善了居住面积,可居住环境的不适应迫使我三年后迁走。当农民把土地当作一种谋生的手段,他在自家院落门前空地延续着这种生活方式,他对于居住以及土地的看法与我压根不同,我要求的是清洁安静便利的环境,而他却要在这里铺展农作业,这种习惯的差异使得以他为主导的房屋前后到处是农活的残留物,包括干柴肥料等物,对于他这些东西是有用的。

 

自从我不再有大房子的设想,我对于房屋或其他物质财富的看法就发生变化,我与这个老农从本质上是一致的,即我们对于属于自己的一亩二分地格外的珍重,只是需要进一步的更新观念,如果有这份土地与收成固然好,在另外的类似与土地之上的真诚劳动及其汇报同样是好的。是否还有另外一块天空土地以及青绿的家园春种秋收呢,我想到他种植的向日葵,还有在画布上刻画向日葵的梵高,如果梵高与这位农民谈谈,或许减轻病态情绪,是否也会迟钝他的疯狂笔速呢,但我知道向这位老农谈论画向日葵的梵高显然不合适宜。尽管两者都在从是一种童叟无欺的劳动,也许两者的目的地惊人相似,但他们行走的快慢节奏诧异,这就决定他们之间要擦身而过了。

徐保越:著名学者  美术评论家  资深撰稿人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