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频道 > 拟物抒情 > 偷 树

偷 树

作者:qianmo2014 来源: 时间: 2017-04-24 17:39 阅读:

文/李晓文

    黄昏时,舅舅又在磨他那把又光又亮的斧头。严冬里的夕阳静静地照着那一片长满枯草的矮墙,舅舅和外婆就住在那扇摇摇欲坠的土墙里。舅舅准备今晚去偷树。记不清这是他入冬以来第几次偷树了。但建一栋房子少说也要上百棵树,舅舅家穷,买不起树,只有偷。
在我们老家,成年男人有三件大事要办,即娶妻、生子、盖房。舅舅三十岁了,仍是光棍一个,不是他没力气,也不是他长得丑,而是因为太穷,来相亲的姑娘一见到他家那扇矮墙扭头便走。是呀,谁愿意象羊一样在那低矮潮湿的土墙里呆一辈子?舅舅的房子是土改前地主家的羊圈,里边不仅阴暗无光,而且有一股浓浓的羊粪味。舅舅是男人,也想完成一个男人的心愿,但他没有别的帮衬,父亲早死,母亲年迈,两个姐妹均已出嫁。他是这个家的顶梁柱,他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前些日子,姨和姨父陪他去偷过几次,砍了十几棵树回来。树都是白天看好的,只需晚上去搬。那是个禁止砍树的年代,可村里有劳力的人家都盖起了漂亮的红砖瓦房。舅舅知道,他们建房的树都是偷来的。但偷的都是邻村的树,本村的树是不能砍的。村民们好象有一种默契,只要不砍本村的树就不算偷。然而偷树毕竟不是件光彩的事,一旦被抓住了,惩罚是很严厉的,会被人用绳子绑了吊在梁上,关在黑屋子里,至少要饿上几天几夜,运气不好的话,还会挨一顿毒打。不久前本村的二娃去邻村偷树,被人逮了个正着,吊起来关了三天,打了个半死,至今起不得床。
偷树当然也是有讲究的,一是要在冬天,因为冬天树们停止了长势,木质坚挺耐用,适宜盖房;二是要在后半夜,因为守山的人怕冷,这时候都钻被窝了。可是舅舅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原本说好与姨和姨父今晚再偷一趟的,可白天姨父家托人搭信来说,姨父的母亲病重,快不行了,姨和姨父就匆忙赶回去了。于是舅舅要我陪他一起去,一来有个照应,二来可以壮壮胆。记得那年我九岁,读三年级,虽然个子比同龄人高出一头,但两条长长的鼻涕提醒我,我还是个娃。然而在农村,九岁的娃已经算半大小子了,每天要干很多农活,一种无形的压力已经象牛轭一样套上了这些初生之犊。吃完晚饭后,我们早早地睡下了,且很快听到了舅舅鼻孔中送过来的粗重的鼾声。不知是因为兴奋还是害怕,我有些睡不着。毕竟干这事是头一回,心里有点紧张,要知道,被人逮住丢面子事小,那一顿暴打可是不好受的。等到我迷迷糊糊快睡着的时候,舅舅却把我喊醒了。便匆忙穿好衣服,拿起手电筒就往外走。揉揉惺松的睡眼,见地上有惨白的月光,一轮圆月已过中天,几颗稀疏的寒星正贼一样向我扮着鬼脸。远处有三声两声的狗吠传来,将这夜吠得更静了,静得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地上好象起了霜,滑滑的感觉。寒意象鬼魅一样拖着长长的黑影,紧紧跟在我们身后。我和舅舅穿着棉鞋,趔趔趄趄地走在白天熟悉夜晚却有些陌生的山道上。记得那晚的风很大,也很冷,刀子一样割着我的脸。我和舅舅手忙脚乱地找到了白天选定的那棵树,并很快将它砍倒,然后将树杆和树冠去掉。山上很静,聒噪了一天的鸟儿都进入了梦乡。但树倒下的轰响还是惊醒了一只野兔,杂色,像一道闪电从我们眼前的罐木中一晃而过。我吓得两腿哆嗦,浑身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舅舅瞪了我一眼,低声喝令我在前面开道,手电却只能往回照。我们之间约有二到三米的距离,虽然有淡淡的月光,我却只能凭感觉行走,有几次摔倒,差点掉进沟里去,可我又顽强地爬了起来。快到屋门口的时候,手电突然没电了,月亮的光似乎比先前更加懒散,加上睡意来临,我终于熬不住一头栽进了路边的小溪里,头和腿各磕了一个大血包。第二天晚上,舅舅嫌我碍事,没再要我去,外婆却凄凄惶惶地为我招了半夜魂。那长长短短的招魂声,在黑夜中传得很远,至今想来,犹觉凄凉。
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干与偷窃有关的事情(摘邻家的桃子除外),除了有几分兴奋和害怕,并没有觉得羞愧。这倒不是我脸皮厚,还是因为年龄小,思想单纯,加上当时太穷,道德观在那种严酷的生存条件下已脆弱得不堪一击。
那一年,舅舅究竟偷了多少棵树,我不得而知。第二年,在姨父姨母和我父母的帮助下,舅舅终于盖起了四间土砖瓦房。然而因为盖房花光了家里所有的钱,舅舅最终没能娶上老婆抱上儿子。但有两件事情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一是舅舅每次偷树回来,第二天必会给树剥皮,且剥得干干净净,然后围着树再转悠几圈,一副怡然自得的样子。我估摸着舅舅当时眼神里看到的一定不是一棵被脱光了衣服的树,而是一栋新盖的红砖瓦房和瓦房里漂亮的老婆及白胖可爱的儿子。可那种感觉转瞬即逝,象风一样没了踪影,留给舅舅的是一脸的无奈与沧桑。另一件事是舅舅偷回来的树又被别人偷了,而且偷树的人更精,他是趁着舅舅偷树回家上床睡觉时把树偷走的。第二天起来,舅舅却并不恼,只是笑骂了一句:懒贼!好象早知道是谁干的。后来从外婆口中知道,偷树人是一个老单身汉,快七十岁了,无儿无女,他偷树不是为了盖房,而是为了换口饭吃。在那个特定的年代里,偷被赋予了更多人性化的色彩。只要条件许可,谁会将自己的灵魂送上道德的法庭?谁又会将自己的良心扔到地上让狗吃呢?房子建成后,即便家里穷得揭不开锅,舅舅也没有再去动过别人一根荆条。虽然许多人仍然将偷视作维生的有效途径,可舅舅却非常固执地坚守着自己的操行。因为他当初偷树纯属为了圆梦,为了祖宗的那一脉香火不至于在自己手中熄灭。但他最终不得不带着一肚子的遗憾和委屈离去。
如今,那座土坯房已垂垂老矣。风雨中,那倾斜的身影,犹如舅舅临终前无望的眼神,空洞而且忧伤。
 
 
作者简介:李晓文,作家,书法家,美术评论家。在省级以上报刊发表散文600余篇,有多篇获奖和被转载及入选多个散文选本,出版散文集2部。现居长沙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