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散文频道 > 拟物抒情 > 窑 殇

窑 殇

作者:qianmo2014 来源: 时间: 2017-04-24 17:47 阅读:

文/李晓文

我常常在想,面对一群废弃的煤窑,我还能说些什么?
那可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啊,它们常常以群雕的形式深入我的脑海,让我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虽然那洞口看上去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进出的窑工也如黑蚁一样带点野性,可它们毕竟是村民们几十年来赖以生存的全部希望,谁能说突然间让它们在一声巨响中化为灰烬,受伤的岂止是那昔日流光溢彩而今却遍体麟伤的座座青山?
站在老妇一样瘪着破嘴的矿道口,凝视眼前一孔孔历经磨难的废窑,我觉得它们那虚脱的神态,极像一群劫后余生的难民。面对一片狼藉的废墟,你无论如何都很难从一堆乱石中寻觅到它们昔日的半点繁华,谁能想象这些母亲一样勤勉地供养着一群生灵的福地会在眨眼间化为乌有?这样的结局多少让人感到了一点世事的沧桑和人生的无常。谁能保证我们居住的这个星球不会因为违背了某种法则而毁于一旦呢?
没有钻过窑洞的人是无法理喻一位窑工对他亲人一样朝夕相处的煤窑的情感的。那一天,当执法队的年轻人携着炸药宣布要结束这座煤山的历史时,三叔公带着全村的人跪下苦苦哀求。但哭求并没能改变煤窑的命运,随着一通巨响和浓重的硝烟味扑鼻而来,大家心里明白,往昔那种靠挖煤求生的日子已经一去不复返了,等待窑工的将是更加严峻的生存考验。几天后,八十岁的三叔公像失去依附的落叶一样永远地离开了生命这棵大树,静静地躺在一片蓑草中。
这世间有许多事情是无奈的,比方说村里人个个知道走窑危险,可当大家低下头来寻思,又觉得除了一山乱石,再没有什么更好的谋生手段时,只有守着祖辈传下来的这点基业最为安稳了。虽然悲剧年年发生,可是那只能引来女人的痛哭,而男人,当他们把同伴的尸体从矿道中挖出来掩埋后,又会义无反顾地钻进那黑咕隆冬的窑洞。三叔公说,咱鸡笼山的男人是专为煤窑而生的,不在窑中活,便在窑中亡。他一家五个男人,便有三人死于窑患。可他言语中流泻的那种气势,除了有几分宿命的无奈外,更多的是一种战胜生命和征服自然的豪气与霸气。
我至今都对那一片窑山充满感戴,因为我从小就接受过它的恩惠。在我八岁那年,我便随三叔公上窑山了,当然不是去走窑,而是给大人送饭,但更多的是玩。我觉得那时的窑山很大、很高,而窑却很小,看上去只比黄鼠狼的洞稍大些,而且非常粗糙;洞的两边长满茅草,洞口充满湿气,窑古佬们则有如一队队营巢的蚂蚁,从洞口一线线钻出来,背负沉重的矸石和泥土,当然还有那乌金一样亮丽的煤。赃兮兮的煤水顺着矿道两边的槽汩汩地流出来,带着一股沾呼呼的泥腥味。冬日里,煤窑吐着长长的白气,像一条垫伏的蛇。窑工们浑身黑漆漆的,像从地狱里爬出来的鬼。一只阔大的柳条帽斜斜地扣在头上,帽前有一盏特制的小矿灯,可以照见前行的路。这些开掘光明的人就是依托这小小灯盏的接引,将一生的黑暗留给自己,把大片的光明带给众生。他们并不清楚自己在这个洞中能走多少个来回,也许某天一个意外的塌顶抑或穿水事故,就会让他们永久地告别生命的美丽,可他们依然无所顾忌,就像毫不在乎将他们一丝不挂的躯体展现在世人面前一样。那时的窑山是男人的世界,女人是绝对不能靠近窑山的,那样会给男人带来不幸。虽然谁也说不清其中的原由,可女人们像恪守法律一样严守着这条规矩,哪怕自己的男人死在窑中,也不敢到窑门口看一眼,喊一声,必须等尸首抬回家后才能作最后的永诀。窑山的寡妇多啊,她们拖着一群老少艰难地与命运作着最后的对抗,任凭生活的压力再大也不愿离开这片生养她们的土地。有时实在熬不住了,便到死鬼的坟上嚎几声,末了,擦干眼泪,继续走回山脚下属于自己的那间小屋,拉扯着与男人的最后一个承诺,在坎坷的人生路上艰难前行。
我在这里给您描述的是我的故乡湘中山地最常见的筒子窑,它没有任何依托,就像蛇在山道边随意留下的一个洞;当然也没有辘轳,更谈不上有绞车了,所有的煤都得靠人用了那弯弯的扁担一担担从地底挑上来;窑道很窄,不能直立,只能爬行,两个篾箕一个在前一个在后,扁担象牛轭一样死死地勒在背上,因此,窑古佬的背大都是驼的,手像脚一样粗长,因为他们在洞中必须象牛一样四肢用力。但窑往往不是很深,大都上百米,太深的煤他们挖不上来,就象蚂蚁只能把巢筑在地面一样,窑古佬也不能把手伸到地的更深处,因此,这往往就成了他们一生藏在心底的遗憾。然而,尽管窑山的环境如此恶劣,我小时候还是非常羡慕他们,因为他们能凭力气挣工分,能每月享受队上发给的几百斤柴煤,自己烧不完的还可以挑到集市上去换钱买新衣服穿。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一种被命运扭曲了的拼争,尽管我目睹过村上的叔伯们有许多走着进去躺着出来的形景,可我幼小的心灵认定那便是窑山人不可更改的命运。当时我家缺少劳力,母亲体弱,父亲在很远的山外教书,我几乎八岁那年就上山偷煤了,用的是平时扯猪草的竹篮,虽然每次偷的不多,可日子久了,我家门前的煤还是堆成了一座小山,这让我在小伙伴面前很是骄傲了一阵子。可好景不长,偷煤的事被队长知道了,他便派了窑工巡山。窑工最恨偷煤贼,他们不愿自己用命换来的东西被别人随意拿去,所以把守得非常严,处罚也很厉害,除了被捆绑到茅厕边守他们臭哄哄的马桶外,还要下窑挖煤,如果碰到脾气不好的,还会遭一顿暴打,出身差一点的就有可能被处以挂牌示众。我差一点就被他们处了“极刑”。那一天天刚擦黑,我放牛回家后,匆忙扒了几口饭,就挑着篾箕上煤山了。当我在夜幕的掩护下,慑手慑脚地靠近煤坪,正起劲地往篾箕中扒煤时,猛听一声断喝:“捉贼!”随即一道雪白的手电光明晃晃地照了过来,正在我手足无措时,横斜里一记闷棍打得我晕头转向,我两腿一软,便栽倒在地,并很快被人用绳索缚之于茅厕。那一夜,我成了众多蚊蝇叮咬的猎物,可我心里更害怕的是天亮后的处罚,我已经从他们口中得知要对我执行挂牌示众,那样,我们一家的脸面就彻底丢光了,这一生休想在这个村落中抬起头来。夜半的时候,山里静极了,风扯着树的影子魔鬼一般在我面前晃动,远处有猫头鹰发出阵阵啼鸣,让空旷的山野显得更加寂静怕人。想着母亲正在家中焦急地盼我回去的情景,我不禁悲从中来,伤心的泪水止不住从我丑陋的黑脸上淌了下来。方无奈处,突见一道黑影从窑工宿舍中溜了出来,正一步步向我逼近,我麻起胆子带着哭脸询问:“谁?” 却见那人轻嘘了一声,什么也没说,便帮我解开了绳索。我当时并不知道那是三叔公的儿子,更想不到他会把自己反绑在树桩上,因为那晚是他值班,即使他不绑自己,走了犯人也难逃干系,第二天的处罚就可想而知了。这是我在窑山遇到的第一个好人,可就是这样的好人也没能逃过命运横加给他的劫难,二个月后,他在一场透水事故中死去。得知消息后,我跑去看了他,且哭得很伤心。我明白,我是在悲悼一位好人,同时我更清楚,我在哭自己无法预知的人生。这以后,我常常在梦中惊醒,梦见大水淹没了我的屋顶,梦见矸石沉沉地砸在我的身上,梦见地层深处横陈着许多窑工的尸首,他们像燃烧的煤块一样发出耀眼的光……
在我们那里,死去的人如果没上六十岁,叫“短命鬼”,是不能进大坟山的。上小学时,我天天经过那一片乱葬岗,看着那一群被祖宗遗弃了的孤灵,我心底一阵阵发怵,害怕那些屈死的冤魂会突然伸出手来,将我带向一个可怕的地方。而现在,当我站在故乡的山顶,凝视血红的残阳映照下的群山哲人一般痛苦地思索的模样,我感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怆凉。那些久违了的煤山,仿佛在诉说它们劳累得太久了,冷丁地歇下来,反倒落寞得有些难受。它们的眼神告诉我,它们渴望工作,我却无言以对。我突然感到有一种哭不出眼泪的悲凉正象四合的夜色一样向我围剿过来。我至今无法判断:炸毁这一片给人带来生机同时也曾无情地吞噬过人的生命的煤窑,对于我依然生活在山旮旯里的乡邻究竟是幸还是不幸?也许命运本身并不需要给人类任何理由。放眼望去,我的视野里依然汹涌着有如昔日一般阳阳壮壮的煤山,虽然那些土地已经荒废了一些日子,杂草长得比人还高,但我仍然看到有不屈的乡亲抡着锄头在奋力拓荒。他们看上去已不太适合于种植庄稼。在窑里钻惯了的人,突然让他们跑到地面上来,终究有几分生疏。他们过去收获了太多的寂寞和恐惧,收获了太多的泪水与忧伤,收获了太多的痛苦与悲怆,而现在,他们应该获得一种安稳了,这世间没有什么比安稳更让人心里踏实。
夕阳也沉沉地落下山去,回头再看一眼这片令我魂牵梦绕的窑山,我在心底默吟一句“我佛慈悲”,然后转身揖别。

 

你可能也喜欢这些

赞助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