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文:风筝袅袅<br/><br/>  舍去一树幽香<br/><br/>  以腊月梅雪醇酿<br/><br/>  醉倒在绿云中<br/><br/>  巷子里的酒太浓<br/><br/>  掩不住幽香四溢<br/><br/>  再不能独饮<br/><br/>  碎一地花作陪<br/><br/>  折最后一枝香樟<...

  • 窑 殇

    2017-04-24

    文/李晓文我常常在想,面对一群废弃的煤窑,我还能说些什么?那可是一片神奇的土地啊,它们常常以群雕的形式深入我的脑海,让我激动的心久久不能平静。虽然那洞口看上去给人一种阴森...

  • 偷 树

    2017-04-24

    文/李晓文    黄昏时,舅舅又在磨他那把又光又亮的斧头。严冬里的夕阳静静地照着那一片长满枯草的矮墙,舅舅和外婆就住在那扇摇摇欲坠的土墙里。舅舅准备今晚去偷树。记不清这...

  • 文/李晓文 人死后究竟应该埋在哪里呢?这似乎是一个再简单、再平常不过的问题,可母亲却五次三番郑重其是而且忧心忡忡地问我。我当时并没在意,以为是母亲年纪大了,身体不好,怕自己...

  • 倾 诉

    2017-04-24

    文/李晓文 从老宅到祖宗的坟场,大约二公里路,父亲走了六十三年。其间,他把自己最主要的人生经历做为一段插曲,在老家外的十多所山村中学播放了四十三年,因此,真正在老宅度过的时光...

  • 炊 烟

    2017-04-24

    文/李晓文 炊烟总是喜欢站在瓦棱上向远处眺望,并且学母亲的样子,以手加额,温和地叫着我们的乳名,喊我们回家。有时,我们玩疯了,或者根本没听见,它们就会像蛇一样,一扭腰爬到云的上面...

  • 九寨云雨文/莫测九寨沟的云雨,应该是九寨沟风景一绝。到九寨沟如果忽视了那儿的云雨,不说枉此一行,也是终生遗憾。九寨沟的云有三层。最低层的云活跃灵动、乳白似霜、薄如蝉翼...

  • 一夜劲风,遍地落叶,树林变清爽、干净了,大地变金黄、贵重了。这是落叶的功劳,也是落叶的贡献,更是落叶的胸怀。有人把落叶比喻成生命的结束,落掉的树叶像离开母体的婴儿,永远也长...

  • 油菜花  作者:徐保越我看到一片金黄是如此真纯,我闻到一股浓烈的香气是如此家常,不过这仅仅是一个稍纵即逝的影像,这种纯粹的色彩与味道并非从我的生活绝种,而是与其他的性质可...

  • 悬崖菊  作者:徐保越一位摄影师用长镜头对准远处峭壁的悬崖菊,他要用镜头捕捉悬挂的菊花盛开的姿态,那种专注与韧劲与刀削斧劈的崖壁以及缝隙钻出的花束的瀑布遥相呼应,那种不...

赞助推荐